请先登录

确定取消

资讯中心 news center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 资讯中心 > 专题报道 > 聚焦报道

从“鞋王”王振滔跨界生物医药说开去

发布时间:2020-08-03 作者:曹慧

作为知名皮鞋上市公司奥康国际的董事长,王振滔在最近2-3个月里多次走进直播间,亲自上阵带货。而被行业内鲜为人知的另一面,是他掌控的康华生物在5月的最后一个工作日里拿到了证监会的IPO批文,这家公司成为王振滔继奥康国际之后,实际控制的第二家上市公司。


6月16日,康华生物(证券代码:300841,简称:“康华生物”)在深交所上市,发行1500万股,发行价格70.37元/股,新股募集资金10.56亿元。这是继2012奥康国际挂牌上交所之后,王振滔第二次“敲钟”。王振滔说,“今天对康华来说,是值得铭记的一天。16年前我创办康华生物时,很多人并不理解。但因为相信和坚持,才终于铸就了康华的今天!”从传统的制鞋业一步“跨界”到生物疫苗并成功上市,王振滔收获了又一个创业奇迹。



■  鞋王成功跨界


王振滔跨界攻下的这一城可谓实力相当雄厚——公开资料显示,康华生物成立于2004年,位于成都经济技术开发区,占地面积30000平方米。康华生物配备有生物技术实验中心、SPF实验动物中心、高技术水平的细菌和病毒类疫苗GMP生产车间,主营业务包括预防用生物制品的生产、销售、研究、开发及技术服务等,现有产品包括“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迈可信”和“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HDCV”。本次康华生物募集的资金主要将用于温江疫苗生产基地一期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包括:疫苗生产基地一期建设子项目和研发中心升级建设子项目,其余作为补充与主营业务相关的营运资金。


招股书显示,王振滔直接持有康华生物18.38%股权,同时通过奥康集团间接持有公司21.44%股权,最终王振滔以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39.8%股权成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随着康华生物IPO浮出水面,奥康集团多元化发展的版图亦呈现开来。奥康集团以皮鞋为主业,涉足房产、商贸开发、生物制药、金融投资领域等多个板块,打破了人们印象中单纯的鞋业巨头印象,康华生物此次成功上市,也是奥康集团生物制药板块飞速发展的一个缩影,王振滔跨界疫苗产业,并成功推动产业上市,这样的经历堪称传奇。


康华生物.jpg

康华生物


不过,16年前王振滔创办康华生物时,很多人并不看好。作为制鞋企业的奥康一下子跨入没有任何关联的医药界,业界并不理解,甚至一度侃称其利用相同生产线“白天做鞋,晚上做药”。为避免误解,奥康集团就专门起了与奥康名字无关的康华生物。作为一代“鞋王”,跨界“生物医药”并非王振滔的首次尝试,在多元化发展的道路上,奥康已摸索了近十年,曾先后与GEOX、万利威德、斯凯奇等国外知名品牌达成战略合作。2004年,王振滔还联合温州9家不同行业的龙头企业组建中国首家民营财团——中瑞财,并在湖北黄冈建设高档商业步行街团,以突破温州民营经济发展的瓶颈。


而王振滔率先布局医药的眼光在近几年得到最好的市场反馈和印证——2016年以来,王振滔的皮鞋业务因行业原因步入寒冬。奥康国际的净利润逐年减少。2018年,康华生物带来的盈利已然超过了奥康集团的皮鞋业务。这一年,奥康国际实现营收30.4亿元,几乎是康华生物营收规模的5倍,但归母净利润仅为1.37亿元,比同期康华生物的净利润少了约0.33亿元。去年王振滔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曾将两个业务做过直观的对比:“生物制药一个员工的产出,抵得上制鞋企业100个员工的产出,利润率比传统的制鞋业高得多。”


跨界知易行难,市场上不乏跨界败走的案例。而康华生物在王振滔的“掌舵”下,其近几年业绩连年倍增,上交了一份“亮眼”的答卷。据招股书显示,2015-2018年,康华生物营业收入分别为7,106.93万元、9,291.64万元、26,193.02万元、55,946.75万元,2016-2018年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0.74%、181.9%、113.59%。2015-2018年,康华生物净利润分别为1,170.17万元、665.79万元、7,445.79万元、16,648.75万元,2016-2018年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3.1%、1,018.33%、123.6%。此外,康华生物的发展还引来了知名创投机构盈科资本的投资,目前,平潭盈科持股比例27.47%,泰格盈科持股比例为4.91%。随着康华生物的上市,王振滔家族财富再次将获得几何级数的增长!



■  制鞋行业现状堪忧


王振滔老本行奥康国际情况并不乐观,不过这并不是制鞋行业的个例。


奥康国际目前主要从事皮鞋及皮具产品的研发、生产、零售及分销业务,产品种类主要有商务正装鞋、休闲鞋、运动鞋等鞋类产品以及皮具配套产品,旗下拥有自有品牌“奥康”“康龙”以及代理美国运动休闲品牌“斯凯奇”和德国时尚运动品牌“彪马”,并与比利时鞋服巨头Cortina、印度知名户外品牌Woodland以及国际体育用品零售巨头INTERSPORT(宜动体育)达成战略合作,产品主要销售区域为全国一二三线城市购物中心、商场、专卖店等。曾经一天卖出50万双鞋的奥康,营收其实已经多年徘徊在30亿元上下,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2019年1-12月实现营业收入27.26亿元,同比下降10.4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249.72万元,同比下降83.57%,公司每股收益为0.06元。公告显示,奥康国际总资产为44.85亿元,较上年期末减少8.06%;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本期为1.11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65.16%。值得一提的是,奥康国际2016年至2019年公司的净利润增幅已经连续四年为负增长,2019年更是大幅下降8成,而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营收继续下降,扣非后净利润也依然为负,这也让人不难想象,16年前,王振滔创办康华生物背后的商业动机。


2019年度鞋履上市公司财报数据.jpg

2019年度鞋履上市公司财报数据


制鞋行业其他的几家鞋类上市品牌也难逃盈亏下降的趋势,不景气的市场现状让企业发展如履薄冰。被誉为“国内女鞋第一股”的星期六从2009年上市到2018年,仅在2009年、2014年和2018年实现净利润上涨,其余7年净利润均为下跌状态。其中2017年净利润暴跌1789.31%,巨亏3.52亿元。虽然星期六发布的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公司净利润实现1581.96%的增长,而业绩暴增的“功臣”却是旗下的互联网业务。依靠女鞋业务起家的星期六目前在“网红”的路上越走越远,女鞋主业却进一步萎缩。从业务分类来看,公司互联网业务报告期内营收为8.54亿元,同比增长405.97%,占总营收的40.83%;鞋类业务营收为12.35亿元,同比减少9%,占总营收的59.05%。值得关注的是,年报中,星期六已经将移动互联网业务作为除了时尚女鞋以外的主业之一,面对业绩多年萎靡不振,目前已经逐步放弃品牌鞋业的生产,选择线上销售,并聚力打造营销平台。由于成功搭上“网红经济”的快车,星期六的股价曾在短时间内实现了市值业绩双双翻倍的“壮举”。


而达芙妮国际发布的2019年公告称,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全年,集团核心品牌业务同店销售按年下跌约20%。此外,全年内集团净关闭2288个销售点,其中包括2174家直营店及114家加盟店。截至2019年12月31日,集团核心品牌业务共有460个销售点。如果按以上述数据计算,达芙妮2019年度平均每天关6家店。记者了解到,继2018年度关店1016家、2019上半年关店612家之后,达芙妮的关店速度愈发频繁。截至2019年末,集团目前的核心品牌业务销售点总数已同比下降约八成。在销售点大批关闭的同时,达芙妮的营收也已连年下滑,近几年均处于亏损状态。记者整理发现,2016年—2018年达芙妮营收均同比下降20%以上,净亏损分别为7.33亿港元、6.14亿港元及8.71亿港元。


总体来看,传统鞋业的市场整体在萎缩,经营难度逐步加大也使传统鞋履企业面临开源节流双难的困境。纵观2019年,除了以上品牌外,“曾经风光”的传统鞋履企业也纷纷陷入困境——红蜻蜓业绩下降,千百度亏损严重,富贵鸟退市并破产清算,渠道堆砌而成的国产鞋履品牌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越来越多的传统鞋履企业将在竞争中被淘汰。



■  跨界不易 且行且小心


鞋履零售市场整体表现低迷,多元化成为企业扭转颓势的一计。其实,很多品牌在上一轮行业的高光时刻里危机早已潜伏,“卖身”和转型成为行业的集体诉求,不过目前看来,跨界之路坎坷重重。


贵人鸟.jpeg

贵人鸟


最为典型的即是贵人鸟——上市后,贵人鸟频繁扩张打造“体育生态”的概念,为日后的危机埋下了伏笔。2014年12月17日,贵人鸟出资490万元成立上海贵欧投资有限公司,正式开启了自己直接投资+基金并购的资本化运作大门。2015年1月,贵人鸟以2.39亿元人民币入股虎扑体育,2016年底又追加到了6.3亿,试图借助虎扑补齐自身在体育竞赛娱乐业和体育消费服务业的短板。2015年7月,贵人鸟出资2000万欧元投资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BOY,以推进体育经纪业务。2015年11月,贵人鸟出资2亿元,联合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与虎扑成立了康湃思体育,试图开展大学生体育赛事运营。2016年,贵人鸟再度联合虎扑成立了第二个体育产业基金竞动域资本。2016年6月,贵人鸟还先后以3.83亿元和3.825亿元,收购了体育运动产品零售商杰之行50.01%的股权和运动品牌网络零售商名鞋库51%的股权。2017年,贵人鸟以3.68亿元收购了名鞋库剩余股权,成为名鞋库的全资控股股东。2016年7月,贵人鸟以1亿元增资深圳市星友科技有限公司,持有该公司45%的股权,布局移动互联网体育游戏。2016年10月,贵人鸟以2600万美元获得美国篮球装备品牌AND1在大中华区为期31年的独家运营权。2016年12月,贵人鸟与新疆广汇实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红豆集团有限公司等7家公司发起设立安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贵人鸟以1.5亿元,收购了运动鞋服零售商湖北胜道体育45.45%的股权。2017年,贵人鸟又以2000万欧元的价格获得PRINCE在中国和韩国的市场授权。2017年,贵人鸟计划以27亿元的高价收购威康健盛100%股权从而进军健身领域,但最终收购失败。记者统计发现,从2015开始,贵人鸟共进行了十余次收购,范围横跨互联网+体育、体育经纪、体育游戏、体育健身、赛事主办、体育保险等多个领域。虽然这些并购让贵人鸟的总资产加速上升,但结果却是屡屡亏损,鲜有盈利,直接导致公司资金流动性出现严重问题。例如2015年富贵鸟曾斥资购买的体育用品公司杰之行,在2018年3亿元出售之后发生投资损失1.12亿元。同时贵人鸟因并购名鞋库产生的商誉在2018年末发生减值,计提减值准备9320.32万元。通常情况下,上市公司进行多元化战略是为了寻找第二增长曲线,抵御风险,增强实力。但不难看出,贵人鸟的收购标的不仅优先占用了有限的经营资金,而且大多华而不实,在副业没成长起来之前就拖垮了主业。就在2018年底,贵人鸟公布了一刀切的转型方案,宣布以1.46亿元购买贵人鸟品牌业务经销商的销售渠道。这也就意味着,在泛体育花费大量资金摸爬滚打5年之后,贵人鸟最终决定放弃除主业以外的其他领域探索,之前的诸多探索可谓竹篮打水一场空。而后颓势很难扭转,截至2019年底,贵人鸟未能按期兑付已到期的企业债券余额已经合计11.47亿元。最重要的是,贵人鸟的负债率从2014年的46.84%飙升到2020年第一季度的91.74%,不仅连续两年大幅亏损,还面临着债务危机。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曾经赫赫有名的贵人鸟,如今股票代码变成了“*ST贵人”,如今,这块烫手山芋,已经很难找到“白衣骑士”,其中已办理质押的无限售流通股3300万股,其他无限售流通股469.5万股在京东司法拍卖平台进行了两次拍卖,均以流拍告终,退市估计将是板上钉钉的事。



星期六.jpg

星期六


受困于主业发展,星期六也频频转身。2019年3月,星期六收购一家名为“遥望网络”的广告分发公司,从那时起,遥望网络就成了星期六的“现金牛”。虽然就目前来看,公司2019年服装鞋类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2.35亿元,占营收比重为59.05%,互联网广告业务实现营业收入8.54亿元,占总营收比重40.83%。网络业务还未完全成气候,但星期六要剥离主业的决心十分明显。2019年12月,星期六干脆卖掉了研发鞋子的子公司,打造了一个全新的零售平台,变身为“时尚网红运营”公司。截至3月31日,遥望网络已经拥有签约和孵化205个短视频平台IP ,以及96位明星和主播,平台横跨抖音、快手、B站、小红书、西瓜视频等。但尽管如此,从财务数据上看,蹭上网红直播热点虽短时期提振了股价,但并没有给公司的业绩带来很大的改观,一季度财报显示星期六实现营业收入3.36亿元,同比下滑21.35%;归属净利润为-4921.15万元,同比下滑330.15%,不过为了加码网红经济,4月份,星期六依旧决定继续定增再融资,用于YOWANT数字营销云平台、社交电商生态圈等项目。不过记者认为,星期六跨界需要考虑很多因素,跨界成为MCN机构,必然涉及卖更多的品牌,所以星期六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理解网络,了解行业规则和做法,同时还要增强自身创新性,才能适应市场竞争,追求短期的市场热点或许并非良药。


基于鞋企较为被动的业绩瓶颈,鞋业界另一品牌千百度也曾另谋出路,多次跨界,寻求新的利润增长模式,但效果并非如意。早在2015年10月,千百度便斥资12亿收购世界级玩具零售商Hamleys,不过持有四年后,千百度最终还是放弃了Hamleys。2019年5月,千百度发布公告称,拟向Reliance Brands Limited出售Hamleys Global Holdings Limited全部股权,代价约3429.34万英镑。对于此次出售,千百度表示,鞋类业务与玩具业务之间的协同效应未能实现本集团业务的预期多元化。2017年8月,千百度还宣布已经收购内地“伊顿”品牌的幼儿园教育集团45.78%股权,涉及现金7940.87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5.37亿元),但在4个月后即宣布计划8949.99万美元出售所持有的45.78%股权。说好的卖女鞋的跨界做教育,说好的业务多元化呢?为什么众里寻他千百度得到的一个好标的,一时又将其拱手相让呢?

综上来看,或许是战略失误、疯狂扩张、不专注领域、缺乏创新精神和互联网思维、资金链断裂……鞋企跨界,实属不易。总体而言,跨界转型,寻求多元化发展,是鞋履企业“老本行”受阻,寻找突破口的不得已举措。


王振滔跨界成功的背后是机遇,是坚持也是坚定的信念,不过依然还存在的悬念是,康华生物会在“温州鞋王”的资本版图中扮演着何种角色?它的上市是否真的能成为解救每况愈下的奥康集团鞋业资产的契机?这些答案尚需要留给时间。


【返回】

About leather365.com - 关于中国皮革和制鞋网 - 联系方法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中国皮革和制鞋网©1997-2018京ICP备16061808号-4 公安备案:110105005870

技术支持:快帮云